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森林舞会2

时间:2019-12-09 03:28:13 作者:新锦海国际 浏览量:21350

森林舞会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见图

森林舞会2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森林舞会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1.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森林舞会2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bwin888备用地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福建十三水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百家乐导航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手机网投网址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bwin娱乐平台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吉祥三公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广东11选5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银河老虎机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龙8国际pt老虎机

图源:Youtube/Arutz Sheva TV

在耶路撒冷附近一地址上,研究人员已经挖掘出一座具有1500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教堂遗址。据悉,该教堂专门供奉某个未知的“光荣殉道者”。

在拉马特·拜特·谢梅什(Ramat Beit Shemesh)的挖掘过程中,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发现了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及希腊语铭文,后者解释了该教堂是为了纪念某个未知姓名的“光荣殉道者”而建立。尽管教堂的确切建立日期尚不知晓,但一处马赛克铭文提到了教堂在公元6世纪在位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译注:Justinian,约483年至565年)统治时期进行过扩建。

上周三,部分教堂的发现品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圣经土地博物馆(Bible Lands Museum)名为“光荣殉道者”(The Glorious Martyr)的展览中进行了展出。于是,该遗址也被称作“光荣殉道者教堂”。

博物馆指出:“在拜占庭时期,传统上与旧约和新约重大事件有关的地点,包括与圣人和殉道者有关的地点都会被视作圣地。于是,供奉殉道者遗物的教堂会成为基督徒朝圣者的重要目的地。”“光荣殉道者教堂以其华丽的设计和处于通往耶路撒冷主要道路附近的显著位置,成为朝圣者旅途的亮点,自然吸引了很多希望在其中得到祝福的信徒。”

博物馆还指出,教堂的发现品中还包括“以色列最为完整的拜占庭玻璃窗组合件之一。”“这些发现,与很多照亮教堂内部的黏土及玻璃灯一同,丰富了我们对拜占庭教堂中光的作用的理解。”

在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的一份声明中,挖掘工作的负责人本雅明·斯托坎(Benyamin Storchan)表示,铭文表示,教堂在提比略二世·君士坦丁(译注:Tiberius II Constantine,约535年至582年)统治之下时已经建成。

《耶路撒冷邮报》(The Jerusalem Post.)转述斯托坎的话:“大量的书面资料表明,帝国对以色列土地上的诸多教堂进行过资助,但在考古研究中,如像在拜特·谢梅什发现的铭文却是少之又少。”

这座教堂最初是由建筑和住房部(Construction and Housing Ministry)在建设工程中发现的,该工程旨在扩大贝特·谢梅什市郊区的拉马特·拜特·谢梅什。据悉,拉马特·拜特·谢梅什距离耶路撒冷约18英里(约28.9千米)远。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