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al国际娱乐网站

时间:2019-12-09 02:33:13 作者:新濠天地电玩网站 浏览量:79064

al国际娱乐网站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如下图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如下图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见图

al国际娱乐网站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al国际娱乐网站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1.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al国际娱乐网站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新利88国际网上娱乐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bbin平台优惠大全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

真钱投注现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英皇国际娱乐官方网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

明珠国际线上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澳门娱乐手机版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

天龙八部sf网站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

ag环亚

美国长老会牧师利贡·邓肯(Ligon Duncan)列举出了美国基督教神学院所面临的部分最大威胁:从不信的观念到学生们对圣经缺乏理解。

邓肯是密西西比州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Mississippi)校长。上周二,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今天的神学教育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是“本科债务危机”(undergraduate debt crisis)。

他警告说,债务“导致很多学生远离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而后者才会真正使得他们在个人和公众福音事工中得益处。”

接下来,邓肯提到神学教育存在着贬值危机。

“研究生阶段的神学教育可以为教牧事工做好准备,但人们对此并没有高度重视起来。”

邓肯还对一种被他称之为“在神学院中散播不信观念的长期挑战”提出警告。他称这种不信观念并不是“致力于圣经无误”或者“传统基督教正统神学”,又或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大使命”。

这位改革宗神学院的校长表示,北美神学教育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真正了解圣经和神学的情况下,为一生的福音事工做好充足的准备”。

“我们发现,今天到神学院学习神学教育的学生们,他们有很多人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五十年前,学生们来读神学院,他们是多次阅读圣经,记住了很多经上的内容,然后完成自己的教理问答。他们之前就已经在各自的家庭教会中接受过神学教育了。”

邓肯认为,今天很多教会并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武装,好让他们对圣经和神学有所了解”。

他警告说:“因此,如果那些不太了解圣经、神学知识又比较少的人认为‘福音事工不需要更多的圣经和神学知识’的话,我们就会遇上大麻烦。”

长期以来,邓肯一直有警告,称美国的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紧要关头”了。

2014年,拜欧拉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Biola's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新约教授肯尼斯·贝尔丁(Kenneth Berding)向《基督邮报》透露,称圣经文盲率已经到达了“历史最高点“。

当时,贝尔丁这么说道:“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年都会对一个班的大学新生进行授课。经验告诉我,尽管15年前进入我课堂的学生对圣经所知甚少,但平均来说,今天的学生比那时的学生所知道的还要少。”

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圣经文盲危机,以及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The Crisis of Biblical Illiteracy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的文章。文中,他讲到基督徒“在过去被称作‘了解圣经的人’。他们记住了经上的话、对圣经进行灵修、讨论圣经并向他人教导圣经。”

“如果我们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从一个非常现实的意义来讲:我们是会将自己‘饿死’的。”

....

热门资讯